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舆情频道  >  焦点舆情  >  国内舆情

三里屯“脏街”有了新名字:三里屯西街

http://yuqing.dbw.cn/    |    2017-11-14 09:35:02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左远红

 

三里屯西街变身“净街”,旧貌换新颜。

  三里屯“脏街”有了新名字

  初冬的暖阳里,三里屯西街上人流如织,新铺就的地砖干净整洁,行人步道旁的绿植花草生机勃勃,路西侧刚刚开张的24小时城市书屋窗明几净,里面舒适温馨的阅读环境让不少附近居民和途经游客逡巡其中,而比邻而建、目前正在进行内部装修的三联韬奋书店更是成为了整条街上的地标性建筑……短短11个月的时间,这条位于太古里南区和北区之间,全长不足200米的街巷不仅有了自己崭新的名字——“三里屯西街”,更以日日更新的“光速”完成了从“脏街”到“净街”的蜕变。

三里屯西街路西刚刚开张的24小时城市书屋成为热门“景点”。

  ▶动员部署

  立军令状

  打赢“脏街”整治硬仗

  今年年初,在三里屯街道举行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题工作会上,街道工委书记唐涌涛将“脏街”的整治列入了2017年度的工作责任书中,面对这条从2005年形成至今,违建林立、环境脏乱、扰民投诉居高不下的历史遗留问题街巷,当时也有班子成员建议是否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将“脏街”整治放在三里屯辖区“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稍稍靠后的时间点来实施,因为涉及利益群体巨大,仅一栋三里屯南42号楼就有35户开墙打洞,几乎每家开墙打洞商户的每年盈利都有上百万,整治阻力可想而知。

  “当时全市的‘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正如火如荼,我们应该敢于啃硬骨头、打硬仗,这条‘脏街’虽然全长不足200米,但它的整治对于周边1.5平方公里的同里地区而言绝对会是一个突破口。”唐涌涛掷地有声的这番话鼓舞着每一个参会人员,随后由他带头签订责任书“军令状”,关于“脏街”整治的任务被层层分解并划定时间节点。

  “面对整治任务街道从上到下的压力非常大,‘脏街’整治通知刚刚张贴出来,一边是深受其扰的附近居民拍手叫好,而且对于整治效果的期待值非常高,另一边则是那些‘开墙打洞’商户和部分利益受损的居民反应也很大,有的居民直接赶来街道讨说法。”唐涌涛告诉记者,“工作人员顶住了压力,一拆到底的信念从没动摇过。我们相信,只要发挥出基层党组织的堡垒作用,再难的事都能办成!”

  按照今年年初签下的责任书,三里屯不仅将完成“脏街”的整治,还将在今年年内实现辖区内无“开墙打洞”。如今,不仅“脏街”旧貌换新颜,截至今年9月,三里屯街道也已提前完成无“开墙打洞”街区的任务目标。“整治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居民的笑脸,这是群众对于我们工作的最大认可。”

  ▶攻坚克难

  街道居干城管四个月六轮入户

  回忆起今年年初听说“脏街”将进行彻底整治时的情景,家住三里屯南42号楼的老住户王淑兰和老伴当时只觉得将信将疑,“这条街不是没有整治过,街道和城管也经常联合行动,取缔了不少游商麻辣烫,但是对于楼里这些开墙打洞的商户,以及他们从一层一直搭到二层居民窗根儿底下的那些违建,真不知道能不能都清理干净。”看着数九寒冬里每天一趟趟出现在楼里给商户做工作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王淑兰和老伴的心里越来越有谱儿和踏实,“从社区居委会干部到街道的主任、书记,那一阵儿基本上隔三差五就能在楼道里见着,他们的行动就给我们居民传递了俩字——决心,当时就觉得有盼头了,整治这件事肯定能成。”

  孙美霞是三里屯北三里社区的书记,从年初确定对“脏街”的整治,她和社区的15名党员居干就加入了三里屯街道办成立的整治行动工作小组,并按照街道的部署,从1月到4月,先后开展了六轮的入户动员工作。

  “第一轮的入户最艰难,很多商户并不配合。”元旦刚过正是北京最冷的季节,由于这些“开墙打洞”商户大部分都是酒吧和餐吧,很多下午五六点钟才开门,然后通宵营业到第二天凌晨,“我们就下了班过去送整治通知,此外还准备了一些关于全市整治‘开墙打洞’的新闻报道素材,希望能让商户意识到这个整治是一定要进行的,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平均一家商户我们至少要去三次,才能把这些通知和材料送到他们的负责人手里,有时候从商户那里出来都晚上八九点了,天儿是真黑真冷,但是楼道里偶尔碰到42号楼的居民,他们的一句:‘你们辛苦了,要不要家里喝口热水’,听到真是心里暖和,觉得我们的努力值了。”

  不仅社区居干全部动员,街道城建科和负责辖区的三里屯城管队也全员上岗,有的商户听到风声后选择闭门不见,工作组的成员就在门口连守好几天,最终等到商户开门应答,三里屯城管队长赵勇在首轮入户中曾经连着十几天没回家,和队员挨家挨户通知、动员。

  ▶“脏街”整治

  42号楼封堵开墙打洞拆除违建

  “我们的六轮入户也是有策略的进行部署的。”唐涌涛告诉记者,第一轮入户主要是宣传政策和告知,第二轮是入户摸底,第三轮入户具体告知商户和房主整治行动的具体时间,为他们留出一定的缓冲时间,第四轮是针对重点商户的进一步强化思想工作,第五轮入户是在整治拆除行动的十天前,“当时伴随着入户,我们施工需要用的安全围挡、水泥等设施也已经在街两侧准备就绪了,而第六轮入户则是在整治行动前一天,完成测量窗户尺寸,封堵恢复墙体的最后准备工作。”

  “整治前街道的部署特别认真和细致,我拿手机拍了不少照片,觉得记录下来特别有意义。”已经在三里屯地区住了几十年的居民田利明告诉记者,“最开始一二月份,这条街就竖起了几块公告牌,通报了‘脏街’整治信息,整治行动前,围挡水泥摆放在街边,这是街道用行动在告诉那些商户,这次的行动是动真格儿的,开墙打洞和违建都要整治。我有几个老朋友就住在这个42号楼里,他们因为忍受不了这儿的乌烟瘴气和噪音都搬走了,拆除整治那天我就用手机拍了照片和小视频发给他们,眼见着违建一个个被扒掉,开墙打洞的窗户一个个被封堵,之前被各种违建包裹着的楼体都能看出本来的颜色了,真是大快人心。”

  今年4月28日,针对“脏街”的整治行动按计划顺利完成,在连续两天的整治行动中共封堵35户“开墙打洞”商户,拆除私搭乱建1200平方米,曾经被各种违建、烧烤油烟、噪音污染困扰的三里屯南42号楼居民的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本报记者左颖 刘平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