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舆情频道  >  行业舆情  >  文娱  >  文娱新闻

电影永远期待青年人的表达 浙江青年电影节掠影

http://yuqing.dbw.cn/    |    2017-11-24 10:20:28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左远红

 

  电影永远期待青年人的表达

   ——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掠影

  纵观世界影史,青年电影人总有令人耳目一新之作:1941年26岁的奥逊·威尔斯执导《公民凯恩》,1977年33岁的乔治·卢卡斯执导《星球大战》,2016年奥斯卡电影节上,31岁的达米恩·查泽雷凭借《爱乐之城》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得主……再观今日中国电影,电影银幕总数跃升为全球第一,多元的市场环境和受众偏好为青年电影人提供更广阔的平台。既有《战狼Ⅱ》《捉妖记》《羞羞的铁拳》《大圣归来》等商业片探索着艺术与商业的平衡,亦有《冈仁波齐》《二十二》等艺术片让市场和观众为之振奋。

  不管是于票房市场高歌猛进,还是在国际电影节频繁亮相,中国青年电影人正在大步踏入行业核心,逐渐成为中流砥柱。正在院线上映的电影《暴雪将至》摘得第三十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艺术贡献奖,主演段奕宏获得最佳男演员奖。该片出品人、著名导演曹保平认为,“有生命力的电影永远在改变和探索,触碰各种可能性”。

  正是像该片导演董越一样的青年电影人正在进行的这种探索,引领着中国电影的未来。作为入围去年“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作品之一,《暴雪将至》此次获奖也正是向著名导演吴天明所希冀的方向努力——“青年强,则中国电影强”。

  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票房与口碑的双重考验、行业内的机遇与挑战,青年电影人是以个人表达为创作源泉,还是顺应市场潮流紧跟类型片发展?从零开始怎么起步、成绩斐然如何坚守?内容创作与市场应该怎样良性互动?在近日举行的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的一系列论坛中,或可找到答案。

  “青年导演不用急忙走上不成熟的类型化电影道路,更不要为资本和市场所裹挟”,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于冬鼓励青年电影人保持对电影的热爱和初心。他认为观众买票是在寻求共鸣,而当下中国电影对当代题材捕捉和反映的缺失,应回到创作本体进行反思。

  嘉映影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覃宏、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都认为,青年电影人应该把自己最想表达、最有力的东西呈现出来。刘开珞说,“类型片是讲述方法,和本真表达的情感诉求不矛盾”。他以泰国电影《天才枪手》为例,证明电影用接近谍战片的手法讲青春、爱情、友情,既易被市场接受,也会勾起每个人的青春回忆。

  “抓住细分市场,讲好一个故事”,这是《战狼》系列电影制片人、春秋时代影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建民给青年电影人的“秘籍”。“我们并非在技术层面有差距,而是缺乏讲好中国故事的能力。”

  如何让作品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戛纳电影节选片人本杰明·伊洛斯与吕建民的答案不谋而合,“我在筛选电影时,寻求它能否传达出新愿景和雄心壮志。中国青年一代的电影要植根本土,在国际市场上更多呈现属于中国本土文化和影像印象。”

  青年电影人在投身创作前,需要弄清楚拍什么、为谁拍、跟谁拍的问题。获第三十九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高奖“圣乔治金奖—最佳影片”的电影《塬上》投资仅400万元,拍摄周期16天。导演乔梁说,电影讲述地方环境污染的故事扎根现实,既探讨环保与发展的社会主题,也试图找寻现代人所缺失的精神家园,因此才能打动人心。

  反映中国幸存慰安妇的纪录片《二十二》的导演郭柯将创作经验归功于“坚守”,坚守老老实实地做有意义的选题。“《二十二》成功后,很多资本和片方找到我,我都拒绝了。作为导演,要思考想传达什么价值理念,和观众搭建怎样的人物关系,这应该是我们坚守的初心——静下心等待,拍值得表达的故事。”

  对于从零起步的青年电影人,除了电影节展映交流、通过训练营的方式传授经验,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也给予他们实际支持。经过2轮初评、1轮终选,《春江水暖》《界河》《彷徨之徒》《略知她一二》《无声事件》5个优秀青年导演项目最终从238部作品中脱颖而出,每部作品获得10万元扶持。

  正如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形象大使、演员江一燕所说,“电影是汇聚了所有心怀‘远方’之人的地方,这个地方可能是梦想的起点,也可能是想抵达的终点。只要多一些勇敢的人,华语电影会越来越好。”

  “勇敢”不仅指青年电影人用影像表达的热情,也是直面现实的勇气、扎根生活的毅力,更是在资本面前保持自主性的定力。只要守得住初心、耐得住寂寞、舍得下功夫,相信青年电影人会用影像书写属于他们的时代,用创新与活力激活市场的一池春水。王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