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舆情频道  >  行业舆情  >  文娱  >  文娱新闻

以百年传奇故事书写中华民族精神——评王伟力的长篇小说《新开流人家》

//yuqing.dbw.cn/    |    2018-01-08 15:56:07

作者:    来源:东北网    编辑:左远红

 

  据史料记载:西周时,肃慎人进贡‘楛矢石砮’。周人在列举其疆土范围时说‘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可见在春秋以前,肃慎人已臣服于中原王朝,和中原是一家人。肃慎族系在中国历史上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文化。

  1653年,王氏三兄弟(国柱、国梁、国栋)从山东拖家带口闯关东,费尽周折,他们阴差阳错地来到新开流村。当时新开流28户人家,都是满族人。我省著名作家王伟力的长篇小说《新开流人家》由此起笔,这是一个遥远而亲近的故事。说它遥远是这个故事讲肃慎人的历史,于今有7 000年;说它亲近,是这个故事曾是我们祖辈父辈生活过的地方,那里有生我们养我们的父老乡亲。书中的主人公王天鹰是王氏家族的后裔,他所出生成长战斗过的新开流村,是黑龙江密山大小兴凯湖之间湖岗上的一个古老的村落,这里的人们重义,有血性,与大自然既抗争又相互依存,形成了独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在外敌入侵时,他们不畏强暴,血战到底,尽显中华儿女保家卫国,英勇无畏,舍生忘死的拼搏精神,以百年传奇故事,映照中华民族精神。这部小说气势恢宏,背景复杂,历史丰富,文化深邃,传奇色彩很浓,创作方法有新的突破,它会让读者记住新开流人家的故事,了解黑龙江悠久的历史。

  一、《新开流人家》所遭遇的三大挑战

  面对严酷的大自然,他们表现出血性和担当。新开流人非常重视身体健康,每家的孩子都要从小开始锻炼身体,让身体更强壮,以抵御外敌,抵抗疾病,战胜猎物。王原东、佟长天、佟景天都是被野狼吃掉的;老秦和老伴是被黑熊吃掉的;富秋桦是被狼群祸害死的。每一个猎手都有自己惊心动魄的打猎故事,但每个出色的猎手绝不是与生俱来就出色,而是都有一个从不出色到出色的成长过程,甚至是由胆小如鼠到胆大包天的过程,王旷野就是这样的猎手,王天鹰更是胆大包天,第一次就射杀了一头孤野猪;在洗澡的水潭又智斗三只野狼;王天鹰的先辈王氏三兄弟和齐老大四人为“绕大湖探险“,曾与狼群展开过殊死搏斗。

  面对土匪胡子的猖獗袭扰,他们表现出抗争和斗智斗勇。榛子山土匪胡子强抢大白鱼,打乱了新开流人家的平静生活,索老二和武吉祥被打伤,王天鹰、武吉祥、王旷野在郑刚健的协助下,榛子山的土匪头子郭元胜被射杀,武永祥成了寨主,“从此,榛子山才真正成为杀富济贫的英雄山寨。”

  面对沙俄和日本侵略者,他们表现出英勇无畏,舍生忘死的拼搏精神。沙俄制造了江东64屯和“海兰泡”惨案。中国人民并没有屈服,晋梦金和鲁汉不惜以生命进行抗争;王原东组织新开流人以原始的武器弓箭、陷阱等来保家卫国;清军的爱国官兵,把“毛子”住的木房和牧草烧为灰烬。“9.18”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开进了“新开流村”,富白丫为了保护陶罐和自己的贞操,她用纳鞋的锥子扎辖了鬼子军官的眼睛,“毅然将自己的脑袋朝棱角尖利的窗台磕去”,香消玉殒了。武吉祥杀死三个鬼子,“迅速从后窗逃出村子,躲进了沼泽。”“经历过江东64屯血案的农妇晋梦金,伸手拿起门后的菜刀,用劈榆木疙瘩的力量,突然劈向鬼子的脑袋,鬼子脑浆迸裂,当场毙命。”最后她也惨死在鬼子的刺刀下。

  日本鬼子为了长期占领中国东北,实现把东北占为己有的野心,他们强迫农民住进鬼子的“集团部落”,而让日本“开拓团”强占中国的耕地,逼迫新开流人离开自己的家园。“索家老爷子和佟小二活活被鬼子的狼狗咬死了!”日本狼狗咬人比野狼咬猎物还要残忍。

  王天鹰埋葬了关先生,救出了父亲王旷野,来到榛子山山寨,在这里,他组织“抗日山林队,”劫鬼子军车,打鬼子的伏击;解救被鬼子包围的抗联六军独立营,并协助独立营“偷袭了驻扎在滴道煤矿的鬼子营地,消灭了20多个鬼子,解救了60多名矿工。”“从此,榛子山营地成为抗日联军,尤其是独立营的一个重要营地。”

  二、《新开流人家》所置身的特殊历史背景

  关先生讲:“古人云耕读传家,就是种粮食,养全家,强社稷;读诗书,明礼仪,晓天下。”关先生喟然叹息,“新开流人杰地灵,然而,新开流人的骨子里重武轻文的观念根深蒂固,血性强悍的男儿随处可见,勤奋苦读的学子寥寥无几。”他一语道出了新开流人当时生活生存状况,这种状况是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的:

  历史上的三次闯关东。1644年,清政府颁布《辽东招民开垦条例》,关内人多地少,且兼并严重,清政府的这一移民政策导致山东人闯关东的热潮。河北、山西也有一些移民迁往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和密山一带。这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第一次闯关东。王天鹰的祖辈就是从山东聊城农村推着三辆独轮车闯关东到新开流的;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对边疆控制日益消弱,俄国不断侵吞黑龙江流域的领土,骚扰人民的生活。清政府于1860年再度开禁放荒,鼓励关内移民实边以振兴关外经济。于是,山东、河北百姓大规模向关东,特别是黑龙江流域迁移,这在历史上被称为第二次闯关东;1925年8月,黄河泛滥,200万人受灾;1927年,山东旱灾,蝗灾并发,灾民有2 000多万,加之北洋军阀相互混战。在天灾人祸面前为求得一线生机,大批山东农民逃往东北,这可能被成为历史上第三次闯关东,本书人物“李闯生”就是在第三次闯关东逃难途中诞生的。30多万人都落脚黑龙江,三次闯关东,促使满汉通婚和文化融合,祖籍山东的王天鹰就是和当地满族姑娘富白丫结婚后又生出三个儿子:大壮、二壮和小壮。

  历史上有四次闹胡子高潮。东北的胡子由来已久,归根到底是战乱、饥饿和贫穷造成的。清咸丰年间,驻东北八旗大部分人入关镇压太平天国起义,造成了关外兵力空虚,胡子乘虚崛起,这是东北胡子的第一次高潮;1894年,日中甲午海战中溃败的清军四次流窜,进入东北,他们中的许多人入山为贼,落草为寇,这是东北闹胡子的第二次高潮;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引起东北连年混战,导致大范围的贫穷和饥饿,使东北的胡子蜂拥四起,这是东北闹胡子的第三次高潮;日本鬼子侵入东北以后,社会动荡不安,百姓饥寒交迫。有些百姓为生活所迫,劫富济贫;一些游手好闲的人贪图不劳而获,打家劫舍;一些东北军的官兵如脱缰的野马,占山为王,除暴安良,这就是东北历史上的闹胡子的第四次高潮。

  新开流人原本偏安一隅,安居乐业,他们满足于原始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过着自给自足,其乐融融的渔猎生活,“本是桃花源里的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但三次闯关东,四次闹土匪,艰苦卓绝的生活使他们变得强悍坚韧,血性担当,在这种险恶环境的熏陶磨砺下,又形成了新开流人的典型性格。

  三、《新开流人家》所折射出的中华传统文化

  “天地玄黄,九九重阳。中华文明,浩浩荡荡;始祖勋德,泽被四方。启迪蒙昧,开辟蛮荒。”新开流人家的祖先创造了辉煌的历史,然而,新开流人却无法继承灿烂的文化,因为没有文字,所以没有留下文字记载的历史。祖先的故事都是口口相传,而且还是片段。过去在新开流村,王天鹰的太奶奶最会讲故事,太奶奶去世后,奶奶又成为全村最会讲故事的人。奶奶的故事让新开流人的记忆中有了历史。

  关阅搏先生家学渊源深厚,他作为“流民”流放到兴凯湖畔。关先生致力于关东史的研究,尤其是满族族系的历史和文化研究,他查阅了所有记载有关肃慎人内容的古籍,坚信黑龙江地区原始社会的土著肃慎人是满族的祖先。关先生教孩子读书识字,不仅改变了新开流村一些人两眼一抹黑的文盲状况,而且还使肃慎族系历史和文化的研究后继有人。王小壮全心全意地和关先生学习了七年,已经成为除了关先生之外,新开流村最有文化的人了。知识所赋予人们的力量是无穷的,也是不可估量的。王家在挖地基时候挖出了一个陶罐,陶罐里面装着是三个用骨头刻制的钩状物,两个用石头磨成的尖状物,应该是鱼钩和箭簇。陶罐是黑红色的,上面布满了类似鱼网和鱼鳞的图案。王天鹰把陶罐和鱼钩拿给关先生看。关先生激动地对王天鹰说:“它埋藏在地下应该几千年了,这可是个宝贝呀!骨头雕的鱼钩,石头磨的箭簇也是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珍藏,对谁也别说,等以后有机会,把它送到北京去,让考古学家研究它的文物价值。它一定和你奶奶故事中讲的满族的祖先肃慎人或者挹娄人有关。它的历史价值和考古价值不可估量的。”鬼子为了掠夺中华文物,第二次来到新开流村,让打渔的定期为皇军供鱼,让打猎的交出猎枪,并抓走了王旷野与关先生,追问陶罐的去向。关先生的一只眼睛被鬼子打瞎了,王旷野的伤口被插入一根钢针。王旷野是血性硬汉,宁折不弯,视死如归;关先生是赢弱文人,内心强悍,舍生取义。他们都没有说出陶罐的秘密,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关先生在临死之前,向王旷野交待了陶罐的秘密:新开流村附近,是新石器时代满族人的祖先肃慎人的文化遗址。如果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天鹰,告诉中国有良知的考古学家,这是咱们中国人祖宗的秘密,千万不能让日本人知道。《新开流人家》中的关先生就是《白鹿原》中的朱先生,他们都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承载着。

  孟子一生始终保持人格的独立、平等和自尊。“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原因在于孟子具有大丈夫精神,“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大丈夫精神使得温良恭俭让的儒家有了锋芒菱角和战斗气概,这也是关先生的风骨和性格,和《新开流人家》的血性和担当是合拍的。

  四、《新开流人家》人物形象的典型化探索

  《新开流人家》这部长篇小说头绪众多,人物关系复杂,但全书脉络清晰,行文紧凑有序,不枝不蔓,是因为作者始终抓住一个焦点,那就是突出典型人物的塑造,始终突出一条主线,那就是以王天鹰的几代家族史贯穿全篇。

  对王旷野和王天鹰父子二人的形象塑造是用对比的手法使两人同中有异,性格鲜明:王旷野是王国柱的后辈,典型的山东汉子,英俊威武,挺拔坚韧,既有山东人的豪气、正义,又有满族人的血性、强悍。他心如旷野,胆若黑熊,无论打猎、打渔还是种地,都是一等一的好把式。但他没有文化,不识字。“王旷野和儿子王天鹰在新开流村的威信极高,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找他们爷俩帮忙。”王旷野舐犊情深,在生死关头,危机时刻,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而全力护佑儿孙顺利逃生。当王天鹰率抗联战士撤离榛子山营地,他因一条腿残疾,绝不拖累大家,他留下来躲在暗窖,当鬼子搜索抗联营地时,他“突然从暗窖口扔出两颗手榴弹,然后用洋炮打爆了暗室里的火药,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木板屋和五六个鬼子一起化为灰烬,王旷野也壮烈牺牲了。”

  王天鹰是王旷野的儿子,他们血脉相通,都性格强悍,内心强大,身手敏捷,充满血性,而且他受过良好教育,智力、悟性和知识要远远超过王国柱、王旷野。宁静祥和的新开流村突然被日本鬼子的铁蹄践踏得满目疮痍,新开流人的心里被笼罩在浓重的恐怖的阴影中。王天鹰决定:他必须挺身而出,带起血性强悍的新开流人,拿起打野兽的猎枪和洋炮,打日本鬼子,保卫新开流村,保护新开流人。当他通过和抗联六军三师独立营长李明刚的接触,对共产党有了初步印象,思想境界不断提高。他进一步认识到:打鬼子,保家卫国,解救国家于危亡,解救民众于水火,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义务,国人要联合起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他先后任过三连连长、副营长、游击小队长,在“土地改革”和蜜蜂山剿匪中都是组织领导者,作出了很大贡献。

  对大壮、二壮、小壮兄弟三人的形象塑造,作者是按“美的规律”来进行的,既能做到“各美其美”,又能做到“美人之美”,更善“美美与共”。这三兄弟都是王天鹰和富白丫所生,大壮忠厚仁义、英勇无畏,平时做事谨慎,遇事判断准确,处理精明果断;二壮具有血性、担当、豪气和大义。他有一个过人的绝活,就是可以用石子打野鸡、野兔,30米内百发百中;小壮表面上文静柔弱但其性格强悍,内心坚强,有一种不屈服于任何外在力量的顽强、坚韧。他们哥仨都是受教于关先生,大壮只想学会看书写字就浅尝辄止了;二壮对学习根本不感兴趣,对学习打猎却专心致志;小壮想在文化知识上,尤其在历史、考古方面有所长,但他也绝不想在打猎方面一无所知,甚至渴望追求射击的最高境界。关先生说:“知识所赋予人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它能在没有知识人绝望的时候创造奇迹。”这个观点在小壮未来的道路上得到充分验证。哥三个最后都跟随父亲王天鹰参加了抗联的对日斗争,大壮在李明刚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受苏联境内教导旅派遣,侦察鬼子修筑军事要塞的情报,被一个叫乌鸦的人出卖,被“特别移送”到日军的731部队当了人体试验品,他最后的抗争是“抢下日本细菌专家的手术刀,随即用最后的力气划开了细菌专家的脖子,”英勇牺牲成为烈士;二壮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大展身手,一共投掷200多颗手榴弹,炸死敌人无数,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用一截爆炸筒摧毁了一辆M26“潘兴”重型坦克壮烈牺牲,被追认为志愿军二级战斗英雄;小壮在剿匪斗争中,用智斗击毙了匪首旱地龙,在抗日斗争中,又以科学的判断击毙了日本狙击手大岛三郎。解放后,由于他的考古研究成果被调到省博物馆工作,他又返回新开流,挖掘出承载肃慎文明的陶罐,根据他的研究成果,省博物馆组成考古队对肃慎人祖先,新开流遗址进行挖掘,并根据挖掘出来的文物,推定“新开流文化”距今7 000年。由此证明:“新开流文化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不可分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终于完成了关先生的夙愿。

  所谓成功人士哪个没有自己的奋斗史?但往往是成功之后,更多地关注那些闪光耀眼的光环,而忘却了光辉的基点和原点,以至于初心不存,渐行渐远。《新开流人家》创新之处,正在于初心不改,牢记使命,这恰恰是王天鹰这个家族上承下传了“厚德载物,自强不息,血性强悍,爱国爱家”的家风。这种家风,正是中华民族家国情怀精神脊梁的映射,只要精神不倒,脊梁就会永远挺直,我们这个民族的脊梁就不会弯曲。

  五、《新开流人家》创作的三点创新

  文史转换的“大通感”。历史与文学都是人类的记忆,将遗忘了历史记忆复苏,会感觉自己的故国家园可爱。作者通过文史的相互转换,在写史上求真,追求价值的永恒;在结构故事和人物形象塑造上求美,表达思想情怀,追求健康向上的审美情趣。《后汉书.地理志》中记载:“挹娄,古肃慎之国也。……无君长,其邑落各有大人。处于山林之间,土气极寒,常以穴居,以深为贵,大家至接九梯,好善豚,食其肉,衣其皮。”关先生因偶然失足跌入深坑,而意外发现挹娄古城遗址,第二年,又专门下去考察遗址,表现一个学者对学术的痴迷和对文化的坚守;武氏三兄弟于1910年在打渔中失踪,8年后又回到新开流村,他们在欧洲战场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老二武福祥被德国狙击手狙杀,他们在欧洲战争中历险;秦先初、秦后初兄弟是第二次创关东时来到新开流的,穷凶极恶的大黑熊祸害了他们的父母,哥俩离开了新开流这个伤心地,到哈尔滨谋生。哈尔滨正在大规模兴建中东跌路,他们在哈尔滨参与了中东铁路管理局办公大楼的建设。“秦家兄弟离开哈尔滨前,特意去了一趟火车站看火车。蒸汽机头那么重那么大的铁家伙,竟然在两条钢轨上奔跑如飞,神了,再看火车头,他们兄弟深深感到人的创造力的伟大,更神了!”这是新开流人第一次走出家门看到的世界。史料的索引,都有感人的故事做出佐证。

  民俗故事的大穿插。世界上到处充满着美,需要我们用心去感受。人们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学是人民心上的花朵,珍贵的精神财富,都是劳动人民长期积累,辈辈延传的智慧结晶。这些早于文字,广于文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具有各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史料价值,而且哺育了我国各民族的文化艺术。因此被称之为文学之根,艺术之母是当之无愧的。作者娴熟地使用民俗故事穿插在篇章结构中,不仅增加了作品的传奇色彩,也提升了小说的审美情趣。“兴凯湖的传说”和“女娲补天”的故事联在一起,说明肃慎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冬捕”表现出肃慎人的渔猎文明,主题升华到祈福保佑万物生灵永续繁衍,百姓生活幸福安康;大小兴凯湖形成的神话传说,表现出先民的独创精神和丰富的想象力;“海东青”的传闻更能体现出肃慎人的精神,它是万鹰之神,代表着勇敢、坚韧、正直、强大、开拓、进取、永远向上,永不放弃的精神。“在奶奶的故事中,王天鹰学到了好多知识和经验,这也间接铸造了他英勇、强悍和无畏的性格。”同时关先生治学严谨的理性思维,使他对“神鹰海东青”能够做出科学的解读:“也许后人将‘海东青’这个名字理解错了,根本就没有一个鹰的种类叫‘海东青’,其实就是苍鹰或其他鹰隼被驯化成英勇强悍的猎鹰时,它才被冠以‘海东青’之名。”

  民俗语言的大提炼。作者在通篇的语言使用上是通俗易懂,平实朴素的语言,但在一些叙事的节点上又提炼出一些类似谚语式的语言,不但增强了感染力,也颇具文采。猎人总结出来的口头禅“群猪赛家猪,孤猪如猛虎,”让他们心中有戒;王天鹰对三个孩子期许的慨叹:“是金刚钻,柴火棍,还是玻璃瓦菜缸石,自己选择吧。”这是在恨铁不成钢;“铜头铁骨豆腐腰”这是对打野狼的经验概括;东北民间有一则关于靰鞡的谜语概括得很生动:“有大有小,猎人之宝,脸多皱纹,耳朵不少。放下不动,穿上就跑。”这里说的“皱纹”就是靰鞡鞋头的“包子褶”,“耳朵”就是穿带的皮环。

  《新开流人家》是鸡西籍作家王伟力怀着对家乡的赤子之心,用27个章节近30万的文字,为我们再现了300多年的家族史,而它的历史背景是以7 000年的肃慎文化做积淀的。以如此宏大的篇幅来描绘黑土地家乡这片热土,以如此凝重的笔墨来述说新开流人在“江东64屯事件”、“九一八事件”、东北抗联、日本731细菌部队罪行、黑龙江剿匪、抗美援朝等一系列重大事件面前,“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三代闯关东人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这在黑土地文学创作上还是第一次。它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黑龙江社会的变迁、新开流的众生百相,使读者对久远的肃慎先民和近代百年的家乡沧桑巨变得到一种新的认识和体察。

  历史如流淌的旋律,文化如跳动的音符,谱写成华美的乐章,吟唱着家乡人民对文明的追求和向往。正如作家王伟力说的那样,他写《新开流人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讴歌人民,讴歌英勇,弘扬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民族精神,让更多的人了解黑龙江,认识黑龙江人。

  (作者滕宗仁:黑龙江工业学院教授 鸡西地域文化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