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舆情频道  >  人物舆情  >  人物新闻

郑建强:读杨川庆的诗《绥化》有感

//yuqing.dbw.cn/    |    2018-07-16 10:47:00

作者:    来源:东北网—绥化日报    编辑:左远红

 

  黑土之上,一个吉祥的地名

  是的,吉祥而朴素,朴素而亲切

  还有话语,犹如黑土,一点都不空洞

  还有生活,更靠近植物,离汽车的喇叭

  一步之遥

  身边的人,他们的笑容,让我想起葵花

  好看,籽粒的芳香在召唤,让人爱不释手

  二人转的唱腔浸入骨髓,如此自然

  剪纸的梦想低微,像成熟的粮食

  粮食,真实而炫目,铺满原野

  她们气息独特,喂养平凡的胃口

  故乡在胃里,这种感觉仿佛天赐

  是的,天赐黑土,天赐黑土之上的绥化

   —— 《绥化》

  这是杨川庆最近写的诗——《绥化》,诗人将两年来对绥化的拳拳深情,对寒地黑土的独到感受,融入字里行间,化成澎湃的诗篇。正如英国诗人雪莱讲得那样:“诗是最美最善的思想在最善最美的时刻。”诗人以深厚的积蓄积淀和敏锐的诗情诗眼,捕捉到并展示出了绥化最善最美的情感、景物和时光,拨动了生息在寒地黑土大地上赤子们的心弦。作为新绥化人,作为作者的同事,读了这首诗,很受感动,很有感慨。《尚书·舜典》说得好:“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此诗让我们感同身受,表达了我们热爱绥化建设绥化的共同心声。

  与川庆相识三十多年,他为人正直、处事谦和、心地善良、胸怀坦荡、才华出众。川庆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的代表性人物,是当代著名诗人,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诗歌辉煌时代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他在黑龙江大学学习期间创办了冰帆诗社,出版的刊物在当年全国高校大学生中有着广泛的影响,其与在哈尔滨师范大学读书的潘洗尘并称大学生诗坛的“北国双叶草”,两人合作的《开放在校园里的诗花》在《当代文艺思潮》上发表,轰动一时。参加工作以后,川庆没有间断文学创作,在《人民日报》《北京文学》《诗刊》《诗选刊》《星星》《北方文学》等数百家报刊上发表数百首诗作,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川庆的诗风沉潜蕴藉、清新质朴、敏锐精细、朗润浏亮,他深谙美国作家海明威关于冰山的写作方法:一座冰山八分之一露出水面,八分之七在水下。一首诗不能写得太直白、不能一览无余,要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川庆的诗很有内涵,很有张力,需要细细地读咏、需要慢慢地品味,言不尽之意尽在诗外。以个人的管窥之见,我十分欣赏川庆以北方为背景、为素材的诗作,我在担任北方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期间,编辑了一本《中外诗歌精选》,其中特意收录了川庆的3首抒发北国风情的诗作。川庆的许多诗作写得很出色,很见功力,诸如寄予深情的《黑土地》、思绪满怀的《初雪》、心情黯然的《雪夜》、征服苍茫的《准备雪橇》、思潮涌动的《在雪地行走的时候》、五味杂陈的《关于滑冰》、意趣满满的《冰上恰恰》、略带感伤的《眼睛里的冬天》、磅礴壮阔的《开江》、令人遐想的《松花江码头》、思恋春天的《呼唤》、满怀希望的《在冬天也许有一次机遇》、不改痴心的《有一种声音让人流泪》、爽朗释怀的《秋天》、怆然若失的《秋天来临的时候》、注满想往的《有暖风在轻轻地吹》、体恤他人的《美丽女人》、善良女儿的《最美的姿势》、执着妹妹的《最贵的醋》,这些诗作字珍句珠、意味浓浓、韵致袅袅,写出了诗人对北方大地、山川、森林、河湖和人物的独特感受,写出了对这片神奇土地深深的挚爱,写出了诗人家国情怀和哲理思虑。很赞同评论家刘金祥的评价,杨川庆写的北方诗,不同于一般人写的北方诗。他不是从某种意念出发,而是扎根于现实生活,将土地和人,过去和现在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所展现的画面和揭示的情绪具有一种历史感。杨川庆在写作北疆生命状态和边塞生命状况作品时,将传统意蕴和手法移植嫁接到“现代”诗中,产生一种国画般的意境,更增添了咏物与抒情相结合的情趣,无论是国画般的意境,还是情景交融的意趣,均是对无常的个体境遇的一种纠正力量。

  川庆既是优秀诗人又是很有成就的小说家,他的《政界》《官道》《女省长》《省长秘书》等中长篇小说写得很有水准,很有影响,读者多多,好评多多,其中《官道》于2005年获得《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川庆的小说大都写政界的人和事,旨在伸张正义,鞭笞弊端,弘扬主旋律,给人们带来思考与启迪。

  文学创作既是一件苦差事又是一件快乐的事儿,其中的甘苦,带来的享受,只有作者心知肚明,就像川庆自己讲的那样“诗是我生活的另一个世界,那里既虚幻又真实,既充满激情又布满智慧”。爱好写作的人们,会更多了解世界、感悟人生、体现价值,会从中得到更多的乐趣和收获。我和川庆是同道,对文学创作乐此不疲,乐而忘忧。川庆十分好学,读书藏书不倦;十分勤奋,始终笔耕不辍,时常有一些佳作问世,《绥化》就是最近创作的好诗。与川庆以往的诗歌相比,《绥化》这首诗写得更深沉、更厚重、更有意味。通过认真研读解析,我觉得《绥化》这首诗意象质朴而不平庸,句法递进而不板滞,表述深切而不矫作。《绥化》写出了绥化的特质,写出了绥化的精华,更写出了绥化的魅力。

  读《绥化》,犹如畅饮一壶高贤老酒,通体火热,淋漓爽致。诗人在诗的头两句就把我们带入一种情境,让我们玩味。“黑土之上,一个吉祥的地名/是的,吉祥而朴素,朴素而亲切”,因为绥化一词含有吉祥安顺之意,绥化是寒地黑土之都,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民风淳朴,厚诚实在。绥化人生活在祥和舒适的田园世界里,享受着草丰树茂、碧水蓝天这些大自然的恩赐,让诗人为之动容。接下来,诗人层层递进,层层深入,写出了绥化的真、纯、美,写得贴心、质朴、感人。“话语,犹如黑土”,“生活,更靠近植物”,这两句诗,表达了对绥化人的真诚,对绥化浓郁的田园生活,对寒地黑土无私奉献给予了由衷的赞美。“二人转的唱腔”和“剪纸的梦想”,是对绥化文化地标的诗意描绘。她们不是高大尚的所谓“高雅艺术”,却植根于普通百姓之中,丰富了黑土地的生活。她们既是精神食粮,又如铺展在广袤原野上的物质食粮,喂养着五百多万绥化人民。这些诗句富有质感,又鲜活灵动,艺术感染力较强。

  总之,《绥化》一诗布局谋篇自然,起承转合流畅,意象选择恰切,语言含蓄丰富。短短的12行诗句,娓娓道出了一个真纯厚重、生动感人的绥化故事。

  天赐黑土,天赐黑土之上的绥化。

  附:杨川庆诗九首

  黑土地

  这就是命运。你的丰厚你的肥沃

  孕育我生命的太阳并在林涛和龙卷风飘过之后

  变得如此辉煌。是母亲的摇篮

  足音跫然,我的扣探

  是你博大的回声吗?黑土地

  从岁月的瞳孔中网状地流去

  河流,以一百种姿态证明阳刚

  在你的胸怀里沐浴洗礼,骄傲地

  做一次男人。以麦穗的徽志

  宣布诞生,并以变幻的色彩

  在雪白和葱绿之间寻找永恒

  摇动白桦摇动红松摇响一片榛丛

  地窨子是在风中诉说古朴和长久吗

  你的直爽你雄性的生命,如歌

  飘过我的梦中,震撼黎明

  你的每一片草叶每一缕风声

  点亮我的眼睛,呵,黑土地

  匍匐。远行,在你的怀抱里

  我永远不会是匆匆的过客

  时间风化了多少记忆

  你滴滴答答的呼唤,响在我的心中

   1984年

   开 江

  凝固的向往是一千只手

  霎时抓破冬的冷酷

  而以母亲分娩时的阵痛

  猛地将季节推向前去

  流出一片柔和的蔚蓝

  呼唤。大海袒露的呼唤

  一次又一次溢满空间

  北方江是海的儿子

  就承袭了海的空旷和勇敢

  纵使被压抑的愿望

  承受一次又一次苦难的煎熬

  江水,总要以流动

  证明温暖的回归

  1984年

   松花江码头

  起锚的笛声,总是

  拉起渴盼和向往

  并牵系着一种期待的目光

  黎明和黄昏,在晃动和喧闹中

  成熟。时间感受到沉重的份量

  白天是充实的

  江风的粗犷

  带来许多故事

  点燃许多遐想

  松花江码头是男子汉

  紧紧拥抱着欢乐

  并放飞缕缕飞翔

   1984年6月8日

   乌苏里江渔夫

  这条江太长了

  走了几十年也没有走出去

  一张大网网住了多少个白天和夜晚

  也把一道道岁月的年轮

  网在自己的脸上

  镂刻下一道道刚毅

  他们是从苦难中走来的

  神秘的桦皮船

  载着他们驶向艰难驶向寒冷

  也载着他们战胜死亡战胜恐惧

  活着是莫日根的子孙死了也是

  长长的流水流淌着英雄的故事

   1985年9月1日

   森林之春

  迎上去,以闪电一样的醒目

  呈生命之原色

  展现原始的豪气和挚情

  挺拔的渴望

  溢满空间

  充盈悄悄返绿的季节

  抖落梦幻

  该生长的都应该生长

  老松新椴一起忘却霜雪吧

  未来敞开一片湛蓝

  作深情地呼唤

  1986年2月25日

   春 神

  以绿叶的微笑,出现于

  季节的街头

  微风。阳光。穿越

  每一声问好

  以最明媚的姿态

  抛洒吉祥

  还有寒冷,角落

  以顽固负隅春的点化

  禁锢得太久了,愿望

  从解冻的土地里抬头

  需要照耀,以光

  以坚韧的思索

  拂去阴翳,拂去

  历史的负荷

  岁月一样沉重的惰性

  在季节的旋转中

  悄然远逝

  走过小巷,走过林丛

  走进花期,走进活力

  漂动的水滴,摇动的枝叶

  春神灿然地露出笑脸

  并以极强的辐射力

  浪漫整个黑土地

   1987年3月25日

   晨 思

  梦境中已有雪花飘落

  洁白若纯情的初恋

  姗姗而来

  我知道有一种冲动无法表达

  雪的光辉

  照亮了早晨

  也许是第一个人

  我的周围感觉宁静

  有天空高远且清澈

  和雪,和雪掩盖的一切

  作为背景

  这个时刻不要走动

  在流逝之前请屏息倾听

  有钟声仿佛自远方

  一群鸽子扑腾着

  落满屋檐

  指缝间筛落光阴

  记忆会攥住的

  有第一串铃声震响冬晨

  心事哗哗涨潮

  淹没平静

   1989年

   海滨浴场

  以历史般博大的灵魂

  拥抱夏天,拥抱

  火焰一样燃烧的热情

  蔚蓝至生命之原态

  王子和美人鱼的歌声

  若八月的阳光

  飘飘洒洒

  母亲以海的微笑

  袒露温情

  色彩的交响曲花儿一样开放

  仰着和卧着

  听生命悄悄低语

  这时候开放自己

  有往事在远方向隅而泣

  拍打着涟漪若记忆

  在博大的灵魂边小憩

  日子是身边的细沙

  闪光而且滴落

  这时候需要你自己

  这时候需要你自己

   1991年

   古 柳

  此时,你清晰的纹路

  让我想到阡陌

  生长着昨天和今天

  你翠绿的叶子

  告诉我

  春是怎样的莅临

   1991年